您的位置: 其他信息网 > 体育

峥嵘北宋名妓李师师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4:17:22

第一章 色艺双绝交际花    李师师,北宋末年色艺双绝的名妓,也是《水浒传》里的一个人物,其事迹多见于野史,笔记小说。早年艳满京城,在仕子官宦中颇有声名,曾深受宋徽宗赵佶的喜爱,并得到宋朝著名词人周邦彦的垂青。不说家喻户晓吧,也是乱世的一代名流,比那“乱世佳人”更胜一筹。她和宋徽宗、周邦彦的故事至今在民间留为佳话,尤其和周邦彦缠绵悱恻的故事更是令人回肠荡气。后来金兵入侵、汴京沦陷,加之靖康之乱,李师师的下落变得众说纷纭,扑朔迷离。    要说当朝皇上为什么会看上李师师,这还要从北宋年间的夜生活和宋徽宗其人说起。  公元一〇七七年,北宋的赋税总收入达七千〇七十三万贯,其中工商税占百分之七十,农业税占百分之三十。北宋的汴京(开封)和南宋的临安(杭州)都是超过一百万人口的大城市,这和西方当时最大最繁华的城市威尼斯相比人口超过十倍。古时候的人们和现在的人们没有什么两样,有了物质基础就不愁不去寻求享乐。加之当时的汴京通夜灯火辉煌,酒馆林立,吹拉弹唱,歌舞升平,因此宋人早就知道了夜夜泡吧,灯红酒绿,纸醉金迷。  同时,汴京还是个文化艺术中心,相当于现在的国际艺术节一届接一届地举行,而且,同期还会有大量的外围展。不过那时既不叫艺术节,也不叫什么“展”,而叫瓦舍或勾栏。皇帝宋徽宗本人,就是当时最有名的画家和书法家。其实,他所擅长的还不止是工笔花鸟画和书法,而是珠宝设计。可惜那时人们没有“媒体”,根本不懂“炒作”,更不知道“专利”为何物,因此淹没了品牌,使后人不能亲眼得见。而李师师,则是汴京城里最大最火娱乐中心“红杏书寓”的首席红伶,歌唱家。这两人都是当时文艺界的泰斗,红极一时却还没打过照面。  第一次,宋徽宗打扮成一个商人来见李师师,见面礼是内宫藏的“紫茸二匹,霞叠二端,瑟瑟珠二颗,白金二十镒(一镒合二十四两——十六两制一斤半、七百五十克,二十四镒折合十五公斤)”。见面礼可算不菲,可是人家李小姐并不把钱财看在眼里。那天她让徽宗等啊等,直到后半夜才款款地扭走来。她不施脂粉,身着绢素。一眼看见宋徽宗就没什么好气。此人长得不赖,样子很乖,小脸很白,胡子失败。李师师随随便便弹了一首《平沙落雁》就走掉了。赵佶一见她傲慢的态度,马上就被震住了:这就是我梦寐以求的可人儿啊!妖娆美艳的尤物哪里都是,可师师的身材非常的瘦非常的苗条,眼睛非常细非常长,嘴唇非常厚非常肉,用现在的审美观就是“天生性感”的那一种。再加上又有一把天生的好嗓子,为人又傲慢清高,物以稀为贵嘛,李师师的身价就这样给抬上去了。  其时赵佶一直在等灵感到来,可是宫里的美女们天天都珠围翠绕,让这个珠宝设计师毫无口味,山珍海味吃多了想吃口窝窝头,而李师师的一头蓬松素发却刚好吻合他的设计理念。那天他屁颠屁颠地回宫了,李师师的经纪人知道这个像傻博士一样的人就是皇上,才大吃一惊。李师师兀自气定神闲,不冷不淡,只羡才华不羡官,钱财更是给我靠一边,咱师师不是那种没见识的人!  半个月后,赵佶再次光临,送给师师一个礼盒。当李师师看到皇上亲手设计的珠宝的时候,忍不住幸福地呻吟起来。此物不传,人们至今想象不出它的样子,只知道结合珐琅的庄重、银饰的简洁、水晶的璀璨、钻石的炫目。看来,赵佶真是一个杰出的艺术家,李师师不禁芳心暗许,同意赵佶有空就挖地道过来。  经纪人马上给珠宝买了空头保险,考虑到是皇帝设计的孤品,兹事重大,只买保险不买单,要求在室外的时候不得外露,以妨被抢。于是,李师师每回出门都戴着帷帽,还用薄纱或轻绡遮住面部。所以,世人都无缘亲见赵佶的杰作,满街的女人倒是纷纷模仿起李师师的帷帽来,认为是来自哪个异邦最摩登的打扮,说是在遮与露之间的微妙平衡,相当西方女人戴的帽罩面纱。  其实,李师师除了跟这个位高权重的设计师相好,还和著名作家晏几道、秦少游、周邦彦,甚至画家张择端都有来往。特别是周邦彦,作为大晟府(宋官署名,掌音律)乐正(官职提举,头头,相当现在的文化部长吧),才华相当于现如今演艺界的那些超级星腕、天王、教父之总和。对于这样一个杰出的文艺大腕来说,李师师与之正是惺惺惜惺惺。一次,周邦彦正与师师叙谈,忽报圣上驾临。周邦彦也不吃醋,仓促之间藏身于床底(也有说衣柜或隔壁夹间的)。徽宗温情脉脉地替师师剥橙子,徽宗一走,周邦彦从床底下爬出来,填了一首流芳百世的《少年游》。这首词传到徽宗耳朵里,妒火中烧,命蔡京将周邦彦押出国门,想想又怕得罪佳人,又把周邦彦召了回来,这是后话。    第二章 天下第一俏二奶    如此看来李师师一步登天是有可能的,可是本小姐不愿意!尤其赵佶是皇上,如果进了宫,一辈子就要跟那些后妃嫔妾勾心斗角,随时随地都有可能死无葬身之地。而干她的老行当,天天都可以跟那些风流才子和彼此倾慕之人酬唱应和,被尊为女神一般,哪种命运更好?李师师自有分寸。  李师师的这种分寸天下无双,和《水浒传》中的两个失败的二奶阎婆惜和白秀英相比,李师师显然是一个成功的二奶。她不仅傍上了天下第一人,还狠狠地赚了梁山泊那伙好汉的一大笔银子,让这伙好汉出了银子还对其感恩涕零。  要说李师师有如此的通天本领,仅仅因为其色艺双全是不够的,还仰赖于她能有善察人意的过人智慧和娴熟的交际手腕以及通达的处世态度,和阎婆惜、白秀英相比,简直是云泥之别。  白秀英不过是仗着县令的二奶,骄狂得不把整个郓城的大小官吏放在眼里,最后侮辱了雷横子遭遇杀身之祸。而阎婆惜本也是名妓,不过在郓城不在汴梁。她本是宋江的二奶,为了通奸告发宋江通寇,被宋江杀死。照这样的逻辑,皇帝的二奶可以狂到天上去了,也可以和任何人通奸,因为她有一把可以遮天的保护伞。可是李师师并不在乎,只是恪守岗位,能够戒骄戒躁、谦虚谨慎,努力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这正是李师师高于古今天下任何二奶的地方。  作为当时东京最大娱乐中心的花魁和汴梁歌舞界最红的歌星,李师师被皇帝包养后,还可以金盆洗手,或是专司伺候道君皇帝,或者谋一个正五品、从四品之类的闲职,让赵官家掏公帑把她养起来。她在皇帝耳旁吹吹枕边风,这事不难办到。可李师师也不会这样做,还是在风月场所做她的花魁,而且是真做,依然笑迎天下客。不过因为是御用的,价码高了点,哪像现在一些大牌歌星被某些地市级官员包养后,寻常百姓就难近芳颜了,从这点看,具有艺术家气质的宋徽宗还是能与民同乐的。  因为李师师坚守这种态度,宋江等梁山泊的好汉才可能通过二奶路线,让自己想被招安的心思上达天听。皇帝常居深宫,中间关山重隔,又被高太尉这样的奸臣蒙蔽,想通过高太尉等权臣向皇帝表白真心受招安之心的路子已不可行,走李师师这个二奶的路子,是当时梁山诸人的惟一选择。  宋江等人在东京的茶楼里向茶博士询问李师师:“莫不是和今上打得热的。”茶博士道:“不可高声,耳目觉近。”看来当时关于皇帝包养风月女子的小道消息满天飞,直传到偏僻的山野陋村,防民之口,胜于防川。  梁山泊首先派出了第一美男燕青出马,三两下就搞定了李师师的经纪人李妈妈。然后再带领宋江等人去见李师师。由于出手阔绰,立马被李师师母女另眼相看。你看李师师拜谢的多么俏皮:“员外识荆之初,何故以厚礼见赐,却之不恭,受之太过。”钱也收了,礼也到了,态度多么谦恭,谈吐多么得体。  等宋江喝了点酒,指指点点吆三喝四,露出梁山泊首领的面目后,再加上那个骂骂咧咧、长得粗野的李逵,作为沾过天子雨露的李师师来说,心底里对这伙举止不雅的土财主未必瞧得起,但她恪守了风月场良好的职业道德。当宋江介绍李逵说:“这个是家生的孩儿小李。”你看李师师如何幽默:“我倒不打紧,辱没了太白学士。”风流倜傥的大才子李白,色冠群芳的李师师,只会杀人喝酒的李逵,三个姓李的如此排列在一起,是何等的令人开心。  后来,李逵打了为皇帝提供保卫的杨太尉惊了御驾。宋江一伙的真实面貌露了出来,接待如此重大的反贼,搁在别人那里早就被打进大牢了,可因为是皇帝的二奶,李师师只推不知也就罢了。等燕青再次进京见了李师师后,李师师已经知道上次闹东京一帮人的身份。但见过了大风大浪的师师根本不当回事,她对燕青说:“你不要隐瞒,实对我说知;若不明言,决无干休。”先镇住燕青,当听说梁山泊人真心想招安时,李师师又安慰燕青:“你这一班义士,久闻大名,只是奈缘中间无有好人,与汝们众为作战,因此上屈沉水泊。”侠肝义胆的李师师,向皇帝引荐了燕青,燕青报告了宋江真心想招安一事。没有师师的引荐,梁山泊人不可能被招安,宋江被招安的愿望实现,功劳最大的就是李师师。这里还不得不佩服燕青,当李师师撩拨他时,为了招安大业,他以结拜姐弟的理由堵住了李师师,避免成为皇帝的情敌而坏了大事。  李师师相助梁山泊人成了招安大事,除了受了钱财、喜欢燕青等原因外,还由于李师师的见识与经历有关。风月中人按理最应当理解江湖人士,他们往往都有难言的人生际遇,有种种辛酸,他们的道德观、是非观不同于正常社会。李师师有幸傍上了皇帝,但她没有得意忘形,依然明白自己的身份。能对梁山泊人给予同情和理解,看水浒中女人,最可爱的就是李师师了。    第三章 心仪词人周邦彦    李师师本是汴京染局匠王寅的女儿,在襁褓时她的母亲就死了,父亲用豆浆当奶喂养她才活了下来。按当时的东京风俗,父母疼孩子,就将其舍身佛寺,王寅也让女儿舍身宝光寺。到佛寺舍身时,小女孩忽然啼哭起来,僧人抚摩其头顶,她立即止住了哭。她父亲暗忖:“这女孩还真是佛弟子哩。”俚俗称佛弟子为“师”,父亲就叫她师师。  师师四岁时,王寅犯事,死在牢中,因无所归依,隶籍娼户的李妈妈收养了她,就改姓了李,也入了勾栏娼籍。据说她还有一个艺名叫做白牡丹,当时和崔念奴名著一时,一个家名“红杏书寓(杏花轩)”,一个家名“凌波轩”,两家不是门对门户对户,而是院墙隔院墙。  李师师走红后,当时诗人晁冲之正值年少,每有会饮,经常招她侑席。其后十余年,冲之再来京师,李、崔两人“声名溢于中国”,而师师“门第尤峻”,像他这样的人已无缘叫局而一亲芳泽了,只得写了两首诗酸酸地“追往昔”。诗中描述李师师居所环境是“门侵杨柳垂珠箔,窗对樱桃卷碧纱”,“系马柳低当户叶,迎人桃出隔墙花”,可以想见她的金钱巷住宅门前有株垂柳,柳条的枝叶几乎正对着垂珠箔的门帘,隔着围墙有一株樱桃掩映在碧纱窗上,花枝伸出围墙,似乎在欢迎来客。其诗以“看舞霓裳羽衣曲,听歌玉树后庭花”来形容师师的歌舞技艺。他当然不知道:宣和年间李师师“门第尤峻”,与徽宗的垂青是大有关系的。  以李师师的色艺,在徽宗加入进来以前,绝不缺少捧角的名人。当时就有两个“邦彦”经常出入其家,一个是后来被人称为浪子宰相的李邦彦,另一个就是擅长音律的著名词人周邦彦。师师对周邦彦很专情,那天他藏在床底下填的一首《少年游》深深打动了师师的芳心:    并刀如水,  吴盐胜雪,  纤手破新橙。  锦帷初温,  兽烟不断,  相对坐调笙。    低声问:  向谁行宿?  城上已三更。  马滑霜浓,  不如休去,  直是少人行。    并州太原旧称,盛产刀剑,其亮无比;古人吃橙子沾盐水吃,故有前两句。  周邦彦填了这词,便在李师师家住了一夜而去。这词题得情景真切,清丽缠绵,李师师十分喜爱,便依着谱,练习歌唱。  一日,宋徽宗又来到李师师这里畅饮,让李师师唱一曲助兴,李师师一时忘情,竟把“少年游”唱了出来。宋徽宗一听,说的竟全是那天在李师师房内的情事,还以为是李师师自己作的。李师师却随口说出是周邦彦谱的,宋徽宗就知那天周邦彦一定也在房内,脸色顿时变了。心想:朝中大臣明知李师师是我的外宠,他还敢再来,如果不严惩,必定会使李师师门户顿开。当天就派心腹收罗周邦彦平日所写的艳词,作为罪证,把他贬出汴京。处理完这件事后,宋徽宗便又来到李师师的家中。李师师却外出未归,一直等到初更,才见李师师回来,却是玉容憔悴,珠泪盈盈。宋徽宗惊问她如何这般模样,李师师直言是送周邦彦去了。宋徽宗好奇地问:“这次又谱了什么词么?”李师师说他谱了《兰陵王?柳》词一阕,言罢引吭而歌:    柳荫直,烟里丝丝弄碧,  隋堤上,曾见几番拂水,飘绵送行色。  登临望故国,谁识京华倦客?  长亭路,年去岁来,应折桑条过千尺。 共 8769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附睾炎能够吃橘子吗
黑龙江好的专科研究院治疗男科
云南治癫痫病最好的专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