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其他信息网 > 时尚

妹妹找哥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20:35:52

一九三六年隆冬.六盘山..朔风澶冽,大雪纷飞.一支马队迎着风雪的卷扬,逶迤向会宁方向前进,数百红军西路军伤员滞留哪儿,缺医少药,正煎熬于生与死的线上.接到紧急求救电报,中央医疗队立即派出一支特别分队,日夜兼程,驰援会宁.  疾风扫大地,雪扬漫天飞,响声啸啸笛,酷似黑夜里掉队的狼崽发出悲哀呼母的嗥叫,旷塬回响,令人毛骨悚然.黄昏时分,这支队伍进到了一个十数公里长的大峡谷,.这里山高路险,是土匪出没的地方.队长传令,提醒同志,紧跟队伍,不能脱离,要快速前进.命令下传不久,准是紧张,一个女兵因马蹄踏石滑溜受惊跳跃被摔下马,药箱破烂,一地药瓶.队长回驰过来,跃身下马,帮助捡拾药瓶,见女兵哭泣愠说:”刘小红,哭咋?还不快上马!”  天已大黑,一阵枪声打破了峡谷的静谧.队伍更加迅速挺进,匪帮马队急追而来,在战斗中,队伍后面四个女兵被土匪追击,与队伍隔开,冲到一处高坡悬崖,三面被土匪包围,一面万大深渊.别无选择,四个女兵纵身跳崖.像大雁一样飞落了.土匪冲上山崖不见人,淮备下崖,听到哭声,在崖隙中,拖出了刘小红.  红军女护士刘小红是四川岷江人.其父是私塾老师.哥哥刘小江,在汉源读书,红军经过哪里时,去当了红军.红军北上后,国民党军阀残酷杀害了刘小红父亲.母亲原本重病,听到丈夫被,杀,气病交加,逝世了.母亲临终时交给女儿一个红兜兜,叮嘱她去找哥哥,为父报仇.母亲是佛教信徒,迷信地认为外出带个红兜兜可以护身逢凶化吉.当年哥哥去汉源读书,刘小红亲眼所见,母亲也给了哥哥一个红兜兜.  红四方面军再次南下时,刘小红也去当了红军.一年后,她随贺老总的二六军团,北上到了延安,做了红军卫生员.刘小红不忘母亲的遗嘱,千方百计寻找哥哥,细心向一个个她护治的伤病员,打听哥哥的讯息.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有个伤员告诉她说:”刘小江在四方面军某连当连长.”仅此而已.刘小红找哥哥心切,于是,她常常设想要使哥哥也到了延安或者她能去张国煮的红四方面军该多好啊!咱们兄妹就可以见面,母亲的遗嘱就可以亲口告诉哥哥.  天遂人愿.刘小红想去四方面军的机会来了.组建特别分队,刘小红主动报了名.然而,谁想偏偏她脱了队,被逼跳崖时,又被姐妹碰撞,没有下崖,掉在崖隙里..  刘小红押到土匪寨里,己是半夜,匪首亲来审问她.看上去那匪首很年轻,不像人们传说中的匪首,那么凶神恶煞,倒有些像书生,文质彬彬,戴一副玳瑁眼镜,说话声细气和.屋里昏黑,煤油灯光恍惚,相距不近,看不清他的面孔表情.”你在队伍里做啥子事呀?”匪首问。  “卫生员.”刘小红答.  “几久了?”  “一年多.”  “今去啥子地方呀?”  “不晓得.”  一阵沉默……  “别人跳崖,你啥子不跳?”匪首转换话题又问.  “跳了,被碰撞,没下去.”  “哦,那是老天不让你死.”匪首窃笑:”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看你年轻美貌,留下来做压寨夫人咋样?”  “我不做.”  “为啥?”  又沉默.刘小红当然不会告诉他原因.  “你当了俘虏还不老实.”匪首说:”你不怕死吗?”  “你准备把我啥子样?”  “两条:一是当压寨夫人;二是枪毙.”  “我和你无冤无仇,杀我做啥子?”  “哪你想让我对你做啥子?”  “我想回家,放我行吗?”  “拿啥子来谢我?”  “如果你挂马彩,我替你包扎伤口.”  “放屁!”匪首不高兴:”你在咒我呢!”  “不.我是护士,除此,我不会啥子呀!”刘小红转想:”要么帮你洗衣服.”  “哈哈.”匪首笑:”你同意留下?”  “求你放我吧!”刘小红没有找到哥哥,完不成母亲的叮嘱,心不甘,情不愿啊!  “可以.”匪首诡秘而笑:”今晚陪我睡一夜,赶明儿就放你走,这行吧!”  刘小红想说不,但是,话到嘴边又咽住了.身陷囹圄,无可奈何?女人很多时候就身民不由已哟!  匪首示意匪徒押刘小红入房.房里有一张大床.刘小红站在房里发抖.尽管押她入房的匪出了房,她不肯脱衣,更不敢上床.  不一会儿,有人推门进来.房里没光,不知是谁?”谁?刘小红惊呼.  “我!甭怕!”是匪首的声音.她想走,却被他抱住.  ……  天蒙蒙亮,刘小红起床,猛见匪首衣堆上有一个红兜兜,和自己的十分相象.她心惊肉跳.匪首还在熟睡.刘小红仔细审他的脸,他虽然和她记忆中的哥哥的形貌有点象,但他脸上有一条长长的刀疤,哥哥没有,他浑身毛绒绒,哥哥好像也没有,话音也不很象.再说,哥哥明明在红军西路军,咋会是土匪呢?世界那么大,相象的人也会多.就是那红兜兜,家乡很多人家孩儿外出也佩戴呀!刘小红迅速推翻自己的猜测,镇定下来.  匪首被惊醒,见刘小红穿衣一把拉住:”还早,再睡会!”  “放我走吧!”刘小红说:”你不会食言吧!”  “这急,做啥子吗?”匪首坐起:”你的队伍走了,回家急啥子嘛.”  “我家远,够走呢!”  “啥子地方?”  “四川.”  “翻过哪山,不是川地?”  “这是川北,我家在川南.”  “具体啥子地方?”匪首意犹未尽,摸刘小红说:”说不定,我们是老乡哩!”  “你也是川南人!啥子地方?”刘小红心里又紧张起来.她担他说是岷江。  “汉源.”匪首问:”你呢?”  “嘉陵江.”刘小红未说实话.  “家里有啥子人?”  “父母亲,但,都死了,父亲被军阀杀了,母亲气病死了,还有一个哥哥,当红军去了,都三年多没相见.”  “不幸哟,你这不是一个人了,回啥子家呀!”匪首说:”我有一个妹妹,跟你差不多年纪,我走时,他念高小呢,估计现在升了女子中学!”  “你妹妹啥子名?”  “你问她名,做啥子?”匪首警惕.  “没啥,随便向问呗!”  “哦!既然我们是相邻老乡,你家里又没啥子人,留下来,别走好不好,找机会,我陪你回.”匪首恩倒刘小红.恰在这时,传来敲门声.匪首披衣下床出门了.刘小红起身一拉枕头,一把手枪露了出来,刘小红拾了,放入身下被里.刘小红颤抖,心慌,她觉得他太像哥哥刘小江.她头脑缺氧似一片空白.她不敢往下推想,如果他真是哥哥就糟糕透顶了,尴尬不说,简直残酷,无法面对啊!刘小红原先日思夜想见哥哥,今坐身类似哥哥的大床上,心中又千呼万唤:”不是哥哥!不是刘小江!”她想好了办法,来证明自已的判断不错.那么,坚强活着,不,即使苟且也要活着.哥没找到,杀父之仇未报,死不瞑目.  不久,匪首又进房,走向大床,脸上淫笑.  “站住!”刘小红举起手枪对淮他.  “你这是做啥子呀?”匪首止步,有些始料不及,惊慌失措.不过,立即镇定:”我们是老乡哩!把枪放下好不!”  “刘小江!”刘小红喊,声音不大,但掷地有声.  “啊?!”他的脸由而青,问:”你是……是谁?”  “刘小红.”从他脸上的表情,她已经完全证实他就是哥哥刘小江.天哪!他真是哥哥.她手抖,眼睛冒金花.  “妹妹!”他双手捂脸:”你真是妹妹呀?哥对不起你,沾污了你,罪该万死!”  “父亲因为你当红军,被军阀毛炳文杀害,不久,母来又气病去了,我千辛万苦寻找你,你却当了土匪,还侮辱了你的亲妹妹,你不是我哥,是可耻的人!”刘小红声泪俱下.  “小妹!哥当土匪是身不由已呀,是逼上梁山,哥打了败仪,营长要枪毙哥,哥无路可走,就带兄弟,做了劫富济贫的绿林汉子.饶恕哥吧!”  “你侮辱我不说,你还害死了我三个红军姐妹,不能饶啊!”  刘小江恐惧,冲向床,欲夺枪.刘小红一闭眼,手一抖,枪响了.  刘小江应声倒下,痉挛,无声.  刘小红睁眼,滚下床,大哭:”哥!”扑向他…… 共 3030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治男科研究院
云南好的治疗癫痫专科医院
癫痫病人的饮食方面的注意事项有哪些方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