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其他信息网 > 时尚

沉重一击毛泽东宁都会议失去红军指挥权

发布时间:2019-11-09 18:53:32

沉重一击:毛泽东宁都会议失去红军指挥权

但是,梁园虽好,终非久恋之乡。

这时,蒋介石已急调国民党第十九路军入闽,广东军阀陈济棠亦大举入赣,准备进攻中央苏区。

敌人第四次“围剿”的阴云已经出现。红军本来就不打算在漳州久居。为了迎击敌人,1932年6月5日,临时中央指示东路军1、5军团迅速回师赣南,与在赣江西岸活动的红3军团遥相呼应,集中兵力歼灭敌人。

号令一声三军动。“遵照中央的指示,毛泽东率领东路军1、5军团从龙岩出发,经梅县、安远等地,西向广东南雄。原计划,在运动中打击粤军势力,未料,在路经闽赣边境一个叫大禾的地主土围子时,红4军军长王良被土围子冷枪击中。红军又折一员好将!王良是井冈山下来的老战友,毛泽东不禁为之悲伤。王良牺牲后,周昆接任了4军军长。

这时,中革军委已撤销东路军番号,红军1、3、5军团按照方面军总司令部的命令;于6月底集结在大余、南雄一线,伺机歼敌。

毛泽东仍以中央政府主席和中革军委委员的身份随军行动,参与指挥。红1方面军总司令仍是朱德,政治部主任王稼祥。总政委一职却暂时无人。7月7日,粤敌余汉谋部张枚新师由信丰出九渡水,到达乌迳,企图向南雄水口前进。当晚,红1方面军总司令部即决定在水口一线摆下战场,在运动中歼灭敌人。

8日,红5军团与敌张枚新师3个团在水口附近遭遇,双方相持不下。这时,敌叶肇师的3个团已开至贤水埠,增援南雄的敌张达师也向红一军团进击,前锋到达凤凰桥。

“鱼饵”尚未投下, “鱼”却自动找上来了。据此,红1方面总司令部于7月8日在鲜水塘发出水口战役命令:

靠本方面军决集中三个军团首先消灭向我正面出击之敌及张枚新师,然后夺取南雄城。”并对战局作了具体部署:红一军团15军担任正面,以一部吸引敌军主力,其余集结于中站附近,与在东坑之12军联络,伺机歼敌;红3军团在大余河之北之部队,9日晨撤至小梅关附近,以1师在大小梅关及仙人岭牵制大余之敌,其余集结在中站东北为总预备队,红5军团相机歼灭张枚新师;如该师退入南雄城或被我军歼灭,则相机渡河侧击南雄向我正面出击之敌;独立第3师,6师统归陈毅指挥,9日拂晓前开至水口圩对河一带协同5军团歼灭张师;方面军总司令部在中坑双树下以北高地指挥。

战事按歼敌计划实施。一场恶战开始了!

7月9日晨,一层薄雾笼罩着山野。红5军团与独立3,6师将士像千万只雄鹰穿云破雾,在水口地区向张枚新师发起了攻击。呼啸的枪声如爆竹般紧凑炸响,红军战士凭借有利地形,时而匍匐,时而跃起,多次突破敌前沿阵地。战斗打得及为激烈,从早上一直打到正午。午后,敌援军独立2旅赶到,以优势兵力向我猛扑。我5军团不知有变,仍把敌9个团当作3个团,顽强坚守阵地,终使敌无奈其何,至天黑双方仍相持不下。

10日拂晓,红5军团和独3、6师又向敌发起猛烈攻击,红12军赶到亦投入战斗。敌人的山炮不停地轰响,炸起一团团尘土与硝烟,不断地有人倒下,但激起的是更多的人崛起!正是双方酣战时,红1军团的15军来到了水口战场,攻战一时进入白热化。水口周围,一片枪声,一片呐城,资水河畔,硝烟滚滚,隐雷阵阵。“冲啊!”5军团战士打红了眼,索性脱去湿漉漉的上衣,赤膊上阵了!敌人那见过如此阵势一时纷纷后退。然而,鏖战数时,终因红3军团未及时赶到,溃败之敌得以喘息,逃回南雄城去了。

水口战役是红军史上着名的恶战。亲历战斗的红1军团政委聂荣臻曾回忆说:

“双方伤亡之大,战场景象之惨烈,为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所罕见。尸横遍野,对于这次战斗来说,并不是过甚其词。有的部队白天打仗,夜间还要在该地露营,许多同志疲劳过甚,倒头便睡,第二天拂晓才发现是和尸体露宿在一起了。有的同志夜间口渴,摸到河沟里去喝水,有一股血腥味,第二天拂晓一看,河沟里的水泛着红色。”(《聂荣臻回忆录》上册)

水口恶战,是毛泽东等领导人始所未料的。战士们的英勇,使他不止一次喉结发硬。所幸的是,在顽强的战士面前,10个团之敌终溃败了。为此,他后来总结说:水口战役“吃了兵力不集中的亏”,“在某种意义上简直还可以说它是败仗,因为没有缴获或缴获不超过消耗,在我们看来,是很少意义的。”“我们的战略是‘以一当十’,我们的战术是‘以十当一’,这是我们制胜敌人的根本法则之一。”

水口恶战后,红军奉命北移,渡过于都河,到达兴国南郊。这时,苏区中央局书记周恩来赶到前方,苏区中央局书记由任弼时代理。

鉴于红1方面军无总政委,苏区中央局提议由周恩来兼任方面军总政委。但到达前方后的周恩来,根据前方的实际,得出一个新的感想:富于军事指挥才能的毛泽东岂能闲置一边应该让他担任总政委!7月25日,周恩来邀毛泽东、朱德、王稼祥联名致电中央局:“我们认为,为前方作战便利起见,以取消政府主席一级,改设总政治委员为妥,即以毛任总政委。作战指挥权属总司令总政委,作战计划与决定属中革军委,关于行动方针中央局代表有决定权。”

在中央局坚持原议时,周恩来于7月29日又致信中央局,坚持由毛泽东出任红1方面军总政委,并陈述道:如果由自己任总政委,将“弄得多头指挥,而且使政府主席将无事可做”,而毛泽东“以政府主席名义在前方,实在不便之至,”“泽东的经验与长处还须尽量使他发展”,并强调说:“有泽东负责,可能指挥适宜。”

周恩来极力举荐毛泽东为“帅”,真可谓用心良苦,诚恳之至!

毛泽东为周恩来的真诚感动了。他,真正认识了他。中央局也终被周恩来感化了,遂于8月8日接受了周恩来的提议,任命毛泽东为红1方面军总政委!于是,同一天,中革军委发布了《红一方面军总政委毛泽东已到军中工作的命令》,并决定在前方组织军事最高会议,由周恩来、毛泽东、朱德、王稼祥组成,以周恩来为主席,负责处理前方的行动方针和作战计划。

毛泽东重任总政委,全军立时一片欢腾!

毛泽东重又“出山”领导军事了。于是,他根据苏区中央局和红一方面军总部兴国会议精神,决定:挥戈北进,消灭乐安、宜黄之敌!

烈日炎炎,马蹄踏踏。8月15日,红军到达乐安的招携一线,随即开始了攻打乐安、宜黄的战斗。

驻守乐安城的是敌孙连仲部高树勋师的第80旅。17日凌晨,红军兵临乐安城下。搭云梯,搞爆破,集结火力,英勇突击,红军战士前仆后继,很快突入乐安城。中午时分,结束战斗,全歼该旅3000余人,从旅长、团长到勤杂人员无一脱逃。这天,一架敌机前来袭扰,被红军一举击落。战士们无不兴高彩烈,欢呼道:“这一仗打得真痛快啊!”

攻占乐安后,毛泽东、朱德随即命令围攻宜黄。宜黄守敌27师师长高树勋亲率部属防守抵抗。8月20日,战斗打响了。红军苦战了一天,竟未能奏效!

“改为夜袭!”毛泽东与朱德商量时,提出了自己的见解:“宜黄城外工事较多,地形又开阔,我军全部暴露,岂不自取灭亡?夜里就不同了。”

周恩来、朱德等同意了这一方案。

当夜,月光如昼,繁星闪烁。我军从西北门突进,激战了一天的敌人未料红军夜间再攻,果如毛泽东之言!未战数时,红军即突入城内,守敌两个旅大部被歼,师长高树勋率残部星夜而逃。

乐安、宜黄两役,连战连胜,共歼敌5000余人,缴枪4000余支,为水口之役解了恨。

高树勋覆灭了。敌人大为震惊!驻守南丰的毛炳文师急向南城靠拢。“敌退我进”!我军于23日又乘胜占领了南丰。

红军一周内连克三城,为第四次反“围剿”战局创造了有利条件。

这功劳是分明的!

毛泽东为之踌躇满志。

宁都会议失军权——毛泽东在中央苏区的第二落

国际
电影
家居图库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