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其他信息网 > 星座

北京法院审结一起套路贷案

发布时间:2019-08-16 17:16:13

核心提示:自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启动以来,各地结合本地实际,将依法严厉打击“套路贷”作为专项斗争的重点之一强力推进。

自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启动以来,各地结合本地实际,将依法严厉打击 套路贷 作为专项斗争的重点之一强力推进。本案发生在北京,是一起典型披着民间借贷外衣行诈骗房屋之实的骗局。

5月 1日,北京烈日炎炎。

8℃的高温也没阻挡住唐某新赶去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简称丰台法院)送锦旗的热情。

同样的夏天,不一样的心情。去年我看见法官的时候还激动焦躁,今天再看法官却是感恩的。 唐某新把 扬善除恶、秉公执法 的红色锦旗送到丰台法院民事审判法官付强手中时,激动地说, 谢谢你们看出坏人的意图,保住了我的房子!

2017年5月,唐某新想通过贷款来扩大经营。于是,她通过一个个单独的操作,将自己北京唯一的房屋进行了抵押。然而,让她意想不到的是, 个月后房主居然变成了陌生人,自己被赶了出来。这种情况下,她急忙找到法院提起诉讼,后经审判确认房屋交易无效,认定经过公证的委托人与买房人之间存在 恶意串通 。

50岁的唐某新经商多年,自诩精明的她没想到陷入了有组织有计划的 套路贷 , 表面上很符合规定,其目的就是要我的房子。 谈起这件事,唐某新仍然很气愤。

被牵着走的 公证

2017年5月的一天,唐某新的丈夫申某向她索要房本,说是可以低息高额贷款450万元。最初,唐某新有点疑问,不过申某告诉她 可靠,都认识一年多了,经常来咱们服装店里 。

唐某新告诉记者,胡某某和刘某自2016年开始就经常去自家经营的服装店里游说丈夫。说丰台的房屋升值了,房屋抵押一个月左右,从银行贷款的额度也能提高。

唐某新和申某估算了一下,觉得贷款的数额可以另外开展项目,利息也很低,房屋也只是一个月抵押给银行。小额贷款公司的人也能通过操作贷款赚取一些 过桥手续费 。这是双赢的结果。

夫妻二人同意了贷款的意向,就这样一步一步走进了圈套。

2017年4月25日,夫妻二人来到了北京市方正公证处。胡某某对他们说: 需要一系列的手续办理贷款,只要签字后,剩下的都是别人跑腿的事。

对于我来说,联系人、签字人、受委托人,一个都不认识。 唐某新回忆称, 当时几个人和她一同出现在公证处,而且公证员也没有询问,签字是哪个都不清楚。

原件我都没有,说是办理贷款需要一起拿走。 唐某新说。这份要命的公证委托书正是后续操作 恶意串通 买卖房屋的关键证据。

记者从判决书上看到,当时和唐某新夫妇签订委托书的是曹某、任某、肖某飞等多人,并不是游说夫妻的胡某某。这份委托书中可以代理唐某新全权处理很多事情。 可以代替唐某新二人买卖房屋;到房地产办理房屋转移、过户、网签、代收房款签署文件;可以代办、领取房产证而且可以重复使用本委托 任意一人都可独立完成,委托两年期限。

公证的当天,张某先 借给了 唐某新 00多万元钱款。2017年5月 1日,唐某新与张某签订了 主债权及不动产抵押合同 。合同规定,主债权 10万元,债务履行期限1个月,抵押了唐某新的房屋。

当天,唐某新到房管部门办理了抵押登记手续。

唐某新告诉记者,从签完公证书及借贷合同后,对后续事情是怎么发展、房屋如何办理的都不知道。 房产证、银行卡各种东西都在他们手中,这些活动都授权给了他人。

得知被骗,迅即到法院立案

唐某新一边支付张某的高额贷款利息,一边等着张某办理银行的贷款。 他们找各种理由表面敷衍我,其实是等我房屋抵押期限到期。 唐某新告诉记者,她联系张某、肖某飞等人时,他们以 正在找利息更低的商业银行 工作人员工作调动办理不了 等原因搪塞。

房屋抵押 个多月后,唐某新坐不住了。2017年8月28日,她自己去了一个商业银行咨询房屋到底能否抵押贷款。银行的工作人员告诉她,她的房屋可以抵押贷款大概460万元左右,但是她的名下根本查不到任何房产信息。

我当时就蒙了。 唐某新听到这个消息后大吃一惊,立刻联系张某和肖某飞等人,但曾经和唐某新夫妇接触的所有人都避而不见了。

事实上,2017年8月2 日,肖某飞已经将唐某新的房屋以248万元的价格卖给了陈某。由于之前唐某新因 借贷 将房屋抵押给了张某,张某并于2017年8月24日注销了房屋的抵押登记。2015年8月25日买受人陈某取得了房屋的不动产权证书。

而这一切活动,皆因唐某新之前的公证委托授权,而她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2017年8月29日,唐某新夫妇几经辗转来到了位于北京市朝阳区雅宝路的北京某家公司。 曾经见过面的人都在那个公司。 唐某新告诉记者。当时她质问那些人,自己还正常向张某还款房屋为何却被卖掉的原因时,在场的每个人都说和他们没关系。情急之下,唐某新报了警,出警的朝阳分局警察了解情况后,因为没有刑事事由只能责令该公司人员处理好纠纷。

2017年8月 0日,唐某新准备去丰台法院立案诉讼。 他们都有所准备。 唐某新回忆那天的情形依然惊悚地描述, 我们夫妇出了家门,发现大约有60多名社会人员在堵截自己,其中一辆汽车还不停撞击我的车辆。

以造成交通事故为由阻止我的出行。 唐某新告诉记者,当天每个跟随自己的人都是被雇佣的。唐某新的车被撞后,立刻下车打了出租车想继续前行,但有个年轻的小伙子也跟着自己坐上了出租车。

在出租车上,唐某新劝告小伙子不要参与,但小伙子明确告诉唐某新,自己是负责跟随的,只赚取200元而已,不会伤害他们。同时,小伙子得到了电话 指示 ,让他在车上呕吐造成车辆停驶。

最后,当唐某新进入丰台法院的立案大厅时,仍有人拉扯阻止。此时,唐某新的代理律师齐正已早早地在大厅等候。 差唐某新的签字办理和身份证。 齐正告诉记者。

阻止唐某新立案的人员不停地辱骂恐吓唐某新,并拿手机拍摄当时的情况。齐正及时叫来法警将那些人驱逐。立案庭的工作人员也进行了紧急处理,当天就将唐某新的案件从立案庭移送到了审判庭法官付强手中。

根据唐某新的申请,法院当日裁定对涉案房屋进行了保全。但这种保全也只是下达到房屋管理部门,禁止对房屋再次抵押及买卖。房屋的实际使用并不受保全裁定的影响。

2017年8月 1日,唐某新夫妻出门,发现买受人陈某拿着房屋产权证带领很多人要求进入房屋。唐某新报警后,丰台警方要求陈某给予唐某新三天时间拿出房屋东西。

他们答应了,但等回来后,发现门被撬开,我们再也进不去了。 唐某新回忆说, 自己出门就穿出来一套衣服,我被气得晕过去,还住进了医院,之后我们无奈只能租房子住。

法院认定被告 恶意串通

唐某新的起诉书上要求,确认肖某飞与陈某签订的房屋买卖合同无效,并将所有权重新转移回唐某新的名下,并将涉案房屋内财产返还。

开庭当日,唐某新并没有看到小额贷款公司的任何人,只有一名为陈某做代理的律师出现在庭上。

2017年11月27日,丰台法院一审判决确认肖某飞与陈某签订的房屋买卖无效,并判决陈某配合唐某新将涉案房屋所有权转移回唐某新名下;陈某需要将房屋返还给唐某新。

该案主审法官付强告诉记者,肖某飞与陈某经过法院传唤并没有到庭参加诉讼。根据双方提交的各种证据,付强发现了很多不符合交易习惯,不合常理的地方。

付强介绍,从陈某提供的《北京市存量房屋买卖合同》(经纪成交版)形式看,该合同不仅有唐某新的签字手印和唐某新、丈夫申某的骑缝签字、手印,同时还有肖某飞作为代理人的签字。

正常情况下,买卖双方地位平等,不应该出现一方按手印、骑缝签字,而另一方不需要按手印、骑缝签字的情况,此外如当事人本人到场,一般不会要求代理人再进行签字,且考虑到该合同并未载明签署时间、未约定相关违约责任等情况,我们认定该合同系唐某新夫妇事先签署空白合同,再由肖某飞持该合同与陈某签署而形成。 付强说。

据付强分析,应该是唐某新签署那份公证委托书的时候 授权委托 肖某飞代理买卖房屋,而房屋合同里也有肖某飞的代理签字,看似合理合规的手续合同,却不符合交易平等公正原则。

另外,付强告诉记者,通常房屋买卖合同中定金的支付时间一般为签订合同当日或签约后 日之内,而该合同约定的定金支付时间为网签之日;涉案房屋的市场估价应在560万元以上,而该合同显示房屋交易价格仅为 70万元,该价格远低于正常的市场价格;正常的房屋买卖交易一般会约定双方的违约责任,而该合同对于逾期付款、逾期交房、逾期过户、解除合同等违约责任均未约定;正常的房屋买卖交易会载明合同签署时间,以便合同履行,但该合同在约定了签约 0日过户的情况下,却没有载明签约的时间。

种种迹象表明,肖某飞代为唐某新与陈某签订《北京市存量房屋买卖合同》存有多处不合常理之处,故法院认定,有理由相信肖某飞存在与陈某恶意串通,其内容严重损害唐某新权益的情况,故肖某飞所实施代为签约、履行等行为应属无效。

付强告诉记者,丰台法院民事审判庭近年来审理过多起这类型的案子,都是通过个人之间的借款模式并附带房屋抵押,最终因种种原因还款不上而被迫卖出房屋。北京市法院系统针对此类案件曾进行过特别的调研,如果有恶意串通 卖房 的确凿证据,应认定为无效的房屋买卖。

本案中,陈某不服一审判决,还提起了上诉。今年4月21日,二审法院维持原判,并认定陈某与肖某飞签订的房屋买卖合同构成恶意串通。另外指出,唐某新的授权委托书目的是实现借款,并非出售房屋。唐某新出具委托授权肖某飞签订买卖合同、收取房款、办理产权过户手续及解除房屋抵押等权利,此民事行为欠缺意思表示真实的一般有效要件,应为无效民事行为。

唐某新通过法律途径要回了自己的房屋,她如释重负。不过,让她担心的是,房屋目前仍在陈某实际控制中,她房屋里的各种财物不知是否安全。

这些财产因唐某新无法提供有效证据,法院并没有支持。

合肥治癫痫最好的研究院
如何检查癫痫
合肥治癫痫专科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