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其他信息网 > 科技

浙江村民護地遭催淚彈和斧頭襲擊組圖

发布时间:2019-11-08 22:19:00

浙江村民护地遭催泪弹和斧头袭击(组图)

村民展示现场遗留的喷射器

村民搭帐篷日夜护地

土地被卖之前未召开村民会议 村民未签字

“我们是浙江省瑞安市陶山镇霞林村农民,因我们的承包田被人强行‘出让’100亩,村民们正面临着没有良田可耕种的境地”日前,浙江省瑞安市陶山镇霞林村几位农民向反映说,“养活我们的这片土地正在被蚕食,生存将受到严峻的考验”

“恳求维护承包霞林村100亩水田承包经营户的经营权,废除霞林村村民委员会非法与浙江跃进锻造有限公司和温州国新五金工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两家企业)签订的征用100亩水田的《征地协议书》,由本村原承包户村民继续经营耕种”霞林村村民在一份材料中反映说

浙江省瑞安市陶山镇霞林村有村民315户,全村人口1365人,全村耕地面积为755亩,其中水田341亩,人均水田面积只有0.25亩据村民反映,2004年4月13日,霞林村村民委员会与两家企业以每亩45000元的价格分别签订了征用约40亩和约60亩水田的征地协议书——掌握的征地协议书复印件证实了村民反映的这一点

“霞林村村民委员会在没有召开村民会议的前提下,就擅自与两家企业签订了征地协议书”村民反映说那么,村民说法是否属实找到了瑞安市国土资源局,在该局办公室,工作人员让查阅了审批两家企业在霞林村征地的所有原始档案文件资料

其中,浙江跃进锻造有限公司的征地档案资料中的“村民(代表)会议纪要”显示,会议召开时间为“2006年4月25日”另外一个细节是,在“村民(代表)签名(印章)”一栏下方,是一片空白“当时,我们参加了这个会议,但是对卖地的事,我们都不同意,也都没有签字我们只是在‘会议签到表’上签名了”霞林村几位村民说发现,紧随“会议纪要”之后,是一份有23个签名的“霞林村会议签到表”

“征地协议是2004年签的,村民(代表)会议却是两年之后的2006年召开的有这样卖地的吗”村民质疑说,“另外,会议签到表上的签名是‘会议签到’,怎么能看作是同意征地的签名”

村民维权遭遇催泪弹和斧头袭击

村民反映说,早在1998年,当地一家企业公司就征用了霞林村良田31.31亩,“事先村民根本不知道,村委将我们的土地私自出让了至于补偿价格更不用说了,村民一个人才补偿150元钱事后,村民与有关部门交涉,到现在为止仍不了了之”

今年4月4日,霞林村村民的厄运再次来临当日凌晨1点左右,村民为维护自己承包耕种的集体水田,坚决反对霞林村村民委员会将100亩水田出卖给两家企业,在水田周围进行夜间巡查时,发现几十台拉着沙石的车辆在突击填埋水田村民提供给的录像资料显示,满载沙石的工程车正在往水田卸沙石,紧接着有推土机推平沙石堆

瑞安市副市长方晖接受采访时候说,“企业进场很平稳,我当时在场”村民反映说,“手无寸铁的村民就是站在水田旁边维护自己的承包田,大家也根本没有跟进场的施工队发生冲突”

但还有村民反映说,“当时,在施工现场的村民闻到一股强烈的臭味,有村民眼睛发涩、流泪不止、感觉胸闷,现场的老人感觉手脚发麻当时在现场的最大年纪的村民有90多岁”

有村民在现场拾到一个印有“催泪喷射器”字样的黑色瓶状物,并悄悄保留了起来在霞林村采访时,村民向展示了这个“催泪喷射器”,印在喷射器上的“使用方法”标明了这样的文字:“喷头指向歹徒面部,拇指下压顶部喷头,强刺激气雾向前喷出,……歹徒遭击后立刻产生睁不开眼、流泪、咳嗽、胸闷等症状,失去作案能力……”

“我们村民又不是歹徒,我们也没有作违法的事情,只是合法维护自己的土地承包权”村民无辜地说,“地方需要发展经济,我们是积极拥护的,但是不能一味地牺牲与我们息息相关的土地为代价另外,有关部门应该采取说服教育的合理方式来对待我们,而不应该盲目采取极端手段”

“催泪弹”事件尚未得到权威部门的合理解释,霞林村又有村民遭遇了一场更为凶残的暴力

据当事人55岁的村民谭翠英说, 5月13日凌晨,她正抱着1岁多的孙子睡觉,10多个人手持斧头等凶器冲进了她的家老人以为来了贼,大喊:“贼、贼”这帮人见状拿着斧头对着老人恐吓道:“再叫,就砍死你”他们见男主人林传汉不在家后,于是对谭翠英一顿殴打,之后拿起斧头等凶器对房屋进行猛砸,然后离开

5月16日见到老人时,只见她的左腿还有明显的伤疤、右胳膊还在浮肿谭翠英告诉,她家人和村里关系融洽,并没有什么仇人“这事肯定和全家保护耕地有关”老人告诉,村民知道耕地被卖后,表示了反对,她家也积极自发地参与到保护耕地的行动中歹徒离开后,村民于3点左右报警村民告诉,平日里走路只需15分钟的路程,这次派出所民警却用了40分钟才赶到谭翠英凌晨被袭后,村民告诉,现在村民根本没有安全感:“我们保护自己的耕地,却得不到政府的支持,还有随时被袭击的危险”

村民告村委会 案件代理人遭施压被迫放弃代理

今年五一节前夕,到霞林村被占水田现场采访发现,村民在水田边搭建了几个帐篷,“我们村民24小时守护着这块水田”几位村民对哭诉说,“我们的地被弄成现在这个这样了,我们该怎么办啊”发现,大部分被占水田已经被填埋上一层厚厚的沙石

村民一方面用最传统手段的保护着自己的耕地,另一方面又不忘拿起法律武器为自己讨回公道4月19日,有村民一纸诉状把村委会告上了法庭

4月16日,瑞安市人民法院决定立案审理村民很快接到瑞安市人民法院(2007)瑞民初字第1631号受理案件及缴款通知,“原告洪云旺与被告瑞安市陶山镇霞林村村民委员会与第三人温州国新五金工具有限公司承包经营权纠纷一案的起诉书已收到按通知,该案将在5月15日公开审理

在起诉书中,村民洪云旺指出,霞林村村委会“未经本村村民会议讨论决定”,就擅自与第三人温州国新五金工具有限公司签订的“征地协议书”应依法予以撤销

就在霞林村村民为法院受理案件而感觉看到一丝希望的时候,此案却撤诉了5月17日再次来到瑞安采访,却了解到,由于当地有关部门的施加,原来的代理律师于5月12日终止了此案的代理,并告诉村民不要再找本地律师,他们都有压力

村民合法护地频频遭遇暴力,走法律渠道又碰壁,那么,村民究竟该拿什么来保护农民的土地又该拿什么来捍卫村民的权力

农村的走向要以农民更幸福为指向标,新农村建设也要以不损害农民的既得利益为前提要保护农民的利益,必须实现农村的充分民主与公开,要农民有能力保护自己的利益,必须保证法律赋予他们的权力得以顺利执行而要实现这两点,首先还是得加强农村的法制建设,加强“村官”及村民的法制观念,并完善相关的监管措施

(:王 莉)

生物谷
远大医药立可安可以治腹泻吗
宝宝咳嗽用金振口服液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