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其他信息网 > 科技

神华宁煤项目酝酿近十年终获批

发布时间:2019-10-13 00:01:06

作为重启煤制油的标志性项目,酝酿9年之久的神华宁煤400万吨煤制油项目终于获得了国家发改委的正式批复。

这意味着,2008年8月以来的煤制油新项目冻结令宣告解冻。

而来自业内的消息称,由伊泰集团建设的200万吨煤制油项目也有望于近期获批。

“煤炭行业进入低谷,煤企生存状况令人堪忧。国家如放开煤制油项目审批将有助于煤企走出困境,这也许是近期国家对煤制油“松绑”的原因之一。”中投顾问能源行业研究员宛学智说。

值得注意的是,神华宁煤和伊泰的项目都是采用中科院山西煤化所与伊泰等几家企业共同组建的中科合成油的技术,而原来的重要角色南非沙索已经被彻底放弃,可见国内自主研发的技术路线已成为国内煤制油技术的绝对主流。

宁煤十年磨一剑

投资高达550亿元的神华宁煤煤制油项目是目前世界单套装置规模最大的煤制油项目。计划2016年投产,年转化煤炭2036万吨。

“拿到了发改委的核准,整个宁煤都很兴奋,目前我们正在准备前期的招标工作,很快就可以正式开工建设。”宁煤集团一位中层对记者说。

“这个项目我们等了10几年了,从签订意向书到现在都已经过了9年,可以说是一波三折。”上述宁煤人士对记者感慨。“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把项目建设好,将技术进一步稳定,把丢失的时间追回来。”

2004年9月,沙索与神华、宁煤三家公司签署合作意向书,三方决定在宁夏合资建设间接液化煤制油项目。随着宁煤并入神华,合作对象变为神华与沙索。

为了推进煤制油项目,2006年9月,沙索专门在北京成立办公室。然而,由于沙索决策谨慎以及双方管理风格差异过大等原因,这一项目的推进显得步履缓慢。

与宁夏煤间接液化项目进展缓慢相比,神华煤制油业务的另一条腿——自主研发的直接液化项目于2007年在鄂尔多斯建成,并于2008年末正式投产出油。

2008年8月4日,发改委一纸文件,对各地煤制油开出禁止令,一大批热血沸腾的煤制油项目瞬间戛然而止。但文件也专门提到,“神华宁夏煤业集团公司与南非沙索公司合作的宁夏宁东煤间接液化项目,需在认真进行可行性研究后按程序报批,未获批准前不得擅自开工”。

对于宁煤来说,这无疑是一大盆冷水,但同时又留下希望。

“暂停这段时间我们确实比较焦灼,但从文件中我们也意识到,发改委对我们的项目是开了一个口子,没有一刀斩断,所以我们还是在不断努力,把可行性研究的工作做扎实,特别是加强了跟国内研发团队的合作。”上述宁煤人士说。

2011年6月15日,宁夏发改委网站发出消息,中国国际工程咨询公司已在银川召开神华宁煤集团煤炭间接液化项目申请报告评估会,对《神华宁煤集团煤炭间接液化项目申请报告》进行了评估。

让业内非常意外和震惊的是,这次通过评估的项目技术来源并非沙索,而是来自中科院山西煤炭化学研究所的煤基浆态床合成液体燃料技术煤炭间接液化技术。

这等于说神华已经悄悄在做准备,抛开沙索的技术,另起炉灶。

去年年中,久等无望的沙索最终决意关掉北京及宁夏两地的办公室,黯然离开中国。

“沙索是国际上煤制油走在最前列的公司,确实有很多过人之处,当我们意识到双方的合作不是很顺利的时候,果断转向国内自主研发的技术,这应该是一个转折点。”上述宁煤人士说,“国内自主技术不仅打破了技术垄断,而且可以带动装备国产化,从而降低投资,提高效益。”

重启与前景争议

随着神华宁煤项目正式获批,在煤炭价格低迷的背景下,新一轮煤制油热潮可能到来。

除神华宁煤之外,我国煤制油领域另一个重要企业——内蒙古伊泰集团正规划着自己的千万吨级煤制油蓝图。

目前伊泰一期年产16万吨项目已经投产,而二期年产200万吨的间接煤制油项目已经上报国家发改委。

据伊泰煤制油一位高层人士称,“非常有希望于近期获得发改委审批通过”。

“二期200万吨项目总投资在300亿元左右。”上述伊泰煤制油人士称,如果国家政策允许,到2020年伊泰煤制油产能预计将达到1000万吨/年,所需投资在1500亿元左右,到时煤制油业务将超越煤炭,成为伊泰最大的收入来源。

除此之外,神华鄂尔多斯煤制油也正计划在现有108万吨直接液化项目的基础上,再上马几条生产线,未来神华在鄂尔多斯的煤制油规模将达到500万吨/年。此外,神华鄂尔多斯18万吨间接煤制油项目也在进行之中。

尽管煤制油在审批上频传利好,但对于煤制油是否具有大规模推广前景,多年来外界争议的声音始终不断。其中一个焦点就是煤制油是否具有长期经济性价值。

目前国际上除南非曾因禁运而大规模商业性开发煤制油项目外,美、德、日等国虽纷纷投巨资研究煤制油项目,建设试验工程,但都没有真正投入商业运行。对于经济性的考量,是其中一个重要原因。

不稳定的油价,使得煤制油的盈利前景忽明忽暗。

在煤炭科学研究总院北京煤化工研究分院副院长陈亚飞看来,煤制油项目的经济效益是完全成立的,“从目前示范工程来看,现有的煤制油示范项目都有盈利,具体效益与煤价、工艺选择密切相关,总的来说是有利可图。”

而在新奥能源化工集团首席执行官赵义峰看来,“煤制油投资动辄百亿,每年单是技改投资就达亿元以上,出于对石油战略安全的考虑,国家将煤制油作为一种技术储备是必需的,但作为民营企业,我们对涉足煤制油领域仍持谨慎态度。”

对于煤制油的盈利前景,神华集团高层曾表示,按目前的运行状况,神华煤制油的盈利平衡点为国际油价60美元附近。也就是说,只要国际油价在60美元之上,神华的煤制油项目就有利润空间。

然而,与经济效益相比,煤制油更大的挑战在于对资源环境的破坏,尤其是水资源的破坏。

与丰富的煤炭资源相比,西部地区在资源环境方面却有着先天的“短板”:水资源严重匮乏,生态环境极度脆弱。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发展煤化工产业对西部生态环境和水资源带来了巨大压力。尽管神华煤制油项目通过技术创新,无论是吨油品水耗还是污水处理,都走在了行业前列,但对于整个行业来说,资源环境瓶颈仍是行业发展过程中必须面对的一个“坎”。

“煤制油对于水资源的饥渴,到目前为止并没有得到全面有效的解决办法,这将成为制约煤制油真正发展最大的掣肘。”一位煤化工行业内人士说。

濮阳治疗妇科医院
鹰潭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哈尔滨好的妇科医院
濮阳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鹰潭治疗睾丸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