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其他信息网 > 科技

焚天画圣 第70章:梦和世界

发布时间:2019-10-12 21:32:50

焚天画圣 第70章:梦和世界

声响自然惊动吴府上下,不多时便有仆役跑来,见院中无事,并无火灾或是打斗,才放下心来。

不久吴惊枝赶到,脚步匆匆。

“发生了何事?”他问。

“突然想通,于是绘出新图,得到新术。”言诚拱手,诚恳道歉:“深夜惊扰到大家,实是不该。但心念通达之际,却不敢耽搁,因此明知如此,却还是做了。实是惭愧。”

“言先生也太多礼了。”吴惊枝摇头而笑。

这言先生什么都好,就是太过彬彬有礼,有时真是让人受不了。

“这一番通悟实是难得,真要恭喜言先生。”吴惊枝也只好跟着多礼,拱手祝贺。

言诚微笑,笑容发自内心。

“明日起,在下便要到城主府去住了。”他说。“画之道,在下已然明悟,所差者只是将画与天地念力的种种奇妙变化相连,而化为不同念术。现下,在下要向师父讨教学问了。”

“我明日送你。”吴惊枝点头。

吴惊枝离去,言诚回房。激动之心一时不能过去,便看那霸气图。

图上,念力轻柔而动,更多力量深藏图中,不断引新的天地念力来附。

他轻轻将此图叠好,与凛然图一起藏入怀中。

想到焚天图之时,心中一时畅快,又一时烦恼。图虽好,威力虽强,但一画只能使用一次,这着实是个问题。

提起笔来,趁着念画初成的感悟,立时再画出一幅焚天图,小心叠好放入怀中。

此后笔意可莫要乱发,不然直接在怀里引燃了它,那可真是**之道了。

第二日一早,梳洗之后,吴惊枝乘车将言诚送到了城主府处。两方作别,言诚叮嘱吴惊枝用心习练以画入道之术,若有不懂,尽可来此相问。

别后,言诚径直入府,一路来到顶层大书房门前。

“进来吧。”

一道念意直入脑海,他知是师父知晓自己到来,便直接推门而入。回身小心地将门关好,才向内而去。

阳光洒入,一片明亮温暖。战国倚在床中,正在看书。直到言诚来到身边,才将书夹上书签丢到一旁。

“只是一个月,便已有所得?”他问。

“是。”言诚点头,忍不住瞥了那书一眼。

只见封皮上写着《两情相悦记》。

“少男少女爱情小说。”战国顺着他的目光也在书上扫了一眼,淡淡说道。

“你是奇怪为师一把年纪,却看这种书吗?”他问。

“只要是成熟的正常人,都有向往爱情之心。我曾听得一言,称‘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足见世人对爱情的珍视。”言诚正色道。“有何可奇怪?”

“你小子惯会拍马屁。”战国淡淡一笑。“别人眼中当笑之事,到你这里却变得这么有道理。”

“只是实话实说而已。”言诚认真地说。

“其实我只是想体会一下小儿女们的心态

。”战国说。“我毕竟收了一男一女一对少年徒弟。”

那便看这种少男少女爱情小说?

对于这种说法,言诚心里其实是拒绝的。

“有何收获,说来听听。”战国问。

“做了个梦,梦见一个自称西楚霸王的男子,于是突然间想通了什么,绘出一幅霸气图,同时又想到您说的**之事,于是领悟了焚天图。”言诚说。

“一听名字便知道不凡。”战国点头。然后微笑:“你竟又梦到那个世界了?”

言诚看着战国,知道他有意与自己聊此事了。

“我本以为,你当日便会来找我聊此事。”战国说。

“您说过,等我觉得画技差不多了,再来找您。”言诚说。

“这时候又听起话来了。”战国微笑。

“师父的话,弟子怎么敢不听?”言诚说。

“西楚霸王和你说了些什么?”战国问起了正事。

“也没说太多。”言诚说,“主要只是让我看到了他死前的一幕。事后他和我说了西楚霸王为何必须死,武媚娘又为何能隐忍着活下去。”

战国点了点头。

“怎么说的?”他问。

言诚大致将项羽的话重复了一遍。

战国再点头。

“也不同。”他说。“那小子以一个演员的眼光看历史,总是有些局限。要知道项羽之所以未被称为枭雄,就是因为他有时太孩子气。武则天不同,她能隐,因此才能成大事。刚极易折。”

“弟子其实一直有一个疑问――那个世界是否真的存在?”言诚心动而问。

“若不存在,师父自何处而来?”战国看着他。

言诚身心震动,激动情绪一时涌起,不能自已。

“您……您……”他一时语塞,不知从何说起。

“我本是那个世界中的人。”战国缓缓说道,“与别人大战之时,因为某些我也不能完全说清的原因,破开了时空的通道,跌入了你们的世界中。此后,我学习你们世界的力量之法,行走天下,因为见到太多不公,心里实在闹得慌,于是就开辟了这么一片天地,让它尽量似我生活的世界。总算经过一番风雨磨砺,得到了安宁日子过。”

他看着言诚。

“那日外出,经过罪谷,意外地遇见了你,令我心生震撼,便是因那炭笔画。”他说。

“那是在梦中看到,仙子略加指点而会。”言诚说。

“仙子?”战国笑。

“你既然知她是武媚娘,又为何称她为仙子?”他问。

“因为她自己不承认。”言诚老实地回答,“她说一切只是戏。而她确实时常改换装扮,变得很是奇怪。梦到这样的她时,我便会同时梦到诸多离奇事物,因此我总觉得她当是仙子。下凡之时,变化为武媚娘。”

“你倒是会想。”战国忍不住笑。

“那些当然是戏。”他说。

言诚皱眉,不能理解。

“算了,不与你说这些了,说了只能增加你的烦恼和疑惑。”战国摇头。

“在我看来,你应该是在梦中与那个世界的‘他们’梦境相连。”他分析着。“你并不是进入了那个世界,而是进入了那个世界中某些人的念境之中。所以,才会有如真的戏,才会有不断的变化。”

“也许吧。”言诚想了想后,点了点头,觉得可以接受这个观点。

“但那一切都不重要。”战国看着他。

“我对你动心,不仅因为你的才华。”他说,“其实还因为你与一个人神似。”

“明雨薇?”言诚问。

他还记得战国当初曾突然问他这样一个名字,当时他茫然无觉,现在想来,却应当便是战国说的那人。

“你记性真好。”战国凝视他的双眼。

“你确定自己没有骗我?你真的只是梦境与那个世界相连,而不是自那个世界中来到此地的穿越者?”他问。

“弟子怎么敢骗师父。”言诚一脸诚恳。

战国点了点头。

观此子心意,必须看眼,否则凭着他那一脸的诚恳,鬼才知道说的是不是谎话。

“她是我最忠诚的伙伴。”他说。“当初我被时空虫洞吞噬时,她追着过来救我,似乎也陷入了虫洞之中。我本以为她亦会来到这个世界,但苦寻遍天下四方而不得,这才死心。你与她神似,我本来以为你是她的儿子。”

言诚摇头。

“家母模样,与那日您要弟子画的二人均不相同。”他说。

战国神色有些黯然。

“弟子已然记下明前辈的模样。”言诚说。“今后行走天下,会特别留心。”

战国一笑,微微点头。

“你可曾看到那个世界中的可怕武器?”他问。

“不曾。”言诚摇头。“除了连弩之外。”

“你从何处看到过连弩?”战国好奇而问。

“有次梦见仙子与别人玩一种纸牌游戏,名为‘三国杀’。”言诚说。“其中便有这诸葛连弩。我好奇下问仙子,才知大概。后来仙子以她所知向我讲解,我根据仙子的讲解而生出想法,不断摸索,经多年反复实验,于您见到我前几日,方成功造出。”

“你是个天才。”战国称赞。

“弟子不敢当。”言诚摇头。

“我说你是,你就是。不是,也必须是。”战国说。

“师父这话说得极是霸气。”言诚称赞。

“小马屁精。”战国说。

“弟子今后在师父面前还能不能据实表达自己的仰慕之情了?”言诚皱眉,不悦而又认真地问。

战国大笑。

“我好多年都没这样笑了。”他笑够了才说。“你是个有趣的人,能让我再次觉得活在世上还是很好玩儿的。”

“这样的夸奖,弟子受之有愧。”言诚说。

“今后想在师父面前表达什么便表达什么,拍马屁只要拍得好也没什么错。”战国看着他说,“你想说的,师父都会听;你不想说的,师父绝不问一句。”

“谢师父。”言诚下拜。

隐约激动。

因为他隐约猜到,师父当看已出他其实是个有故事的人。

看出,却不问,是信任,是爱护。

因此,激动之外有感动。

“我说你是天才,你就必须是。”战国说,“这话里的意思,你可真的听明白了?”

“弟子今后自当努力,不负师父期望。”言诚点头。

“你难领悟火之念,这很好。”战国说。“因为我所擅长的是金铁之术,却正适合传给拥有火性力量的人。你说,这就是冥冥中天定的缘分吧?”

“当然。”言诚笑。“师父来自那个世界,弟子便能梦到那个世界,这便是天大的缘。独一无二。”

“我决定今后不叫你‘小诚’。”战国突然说。

“一切听凭师父。”言诚点头。

虽然不解,但反正听师父的就对了。

“我叫你‘小马’。”战国说。

“为何?”言诚不解,忍不住问。

“因为省略了‘屁精’二字。”战国大笑。

言诚愁眉苦脸。

“当师父的这样戏弄弟子,实在不妥。”他认真地说,仿佛在教导自己的师父。“师者,当以身作则教化弟子,怎可如此戏谑不着调?”

“我对襄儿丫头,一定是很着调的。”战国说。“但对你……我就喜欢这样。你能怎样?”

言诚有一种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的感觉。

广州好运不孕不育医院正规吗
怎么去西安高一生整形美容医院
广州好运不孕不育医院贵不贵
如何去西安高一生整形美容医院
广州好运不孕不育医院如何走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