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其他信息网 > 娱乐

荒兽主宰 第一千五二四章 禁笼掌嘴

发布时间:2019-09-25 23:25:09

荒兽主宰 第一千五二四章 禁笼掌嘴

燕澜抬目,见众柱老正直直地盯着他,好像打量一尊怪物。

燕澜从这些目光之中,看出了疑惑,看出了惊异,看出了冷漠,看出了高傲。

“我的身份地位还是太低了,在这些高高在上的柱老面前,确实算不得什么。不过,他们的修为实力,在我面前却也占不了上风。”

想到这些,燕澜神色放松,大胆地回望着那些柱老的目光。

金笑云冷声道:“燕澜,对于你的身世来历,你可否从头至尾,一一道明”

燕澜嘴角轻扬,道:“告诉你们也可以,不过,还请诸位如实告诉我,到底是谁针对我的出身问题,要求柱老院复议。”

金笑云眉头一挑,愠怒道:“燕澜,请注意场合,这里是柱老院,老夫身为大柱老,正在正式审问你。”

燕澜冷笑道:“金大柱老,也请你注意,我现在并非证实是一名罪人,而是身世问题尚未公开。既然对方公然质疑我的身世问题,我想当面他对峙,何错之有”

金笑云面皮微微一抖,燕澜的要求确实合情合理。

不过,金笑云本就与那人同流,又岂会顺从燕澜之意,当即道:“皇国官场之中,任何一人都有权力对同僚身世提出质疑。并且为了避免报复打击,往往会隐匿质疑者的身份名讳。所以,你的要求恕老夫难以满足。”

金笑云神色肃然,继续道:“现在,你的出身问题全权交由柱老院审查,你只管如实回答我们的提问,待我们查明,自会还你公道。”

“公道”

燕澜摇了摇头:“公道自在人心,但有些人,却不能称之为人。所以在他们心中,没有公道。”

“放肆”

金笑云容颜大怒,当即拍案而起,斥道:“燕澜,柱老院大殿之内,绝不容许你含沙射影、指桑骂槐。见你初犯,免罚一次。若有下次,掌嘴二十。”

燕澜目光一沉:“我有指桑骂槐吗哦对了,看来是金大柱老心知肚明我暗讽的人物是谁,所以才立即断定我在指桑骂槐吧。”

“来人,上禁笼,掌嘴二十”

金笑云再也遏制不住怒意,他原先在经武州府被燕澜震退,就怀恨在心,如今到了他的地盘,早就想找个借口报复燕澜,没想到燕澜倒好,一次又一次地创造机会,他若不赶紧抓住,岂不是显得很没面子。

暮成雪闻言,当即站起,沉声道:“金大柱老,燕澜不过是据实争辩,纵有过错,也不该上禁笼,掌嘴二十。否则,外人会以为我们柱老院强词夺理,不容别人争辩,是一言堂

荒兽主宰  第一千五二四章 禁笼掌嘴

。”

金笑云眉头一抖,轻笑道:“暮柱老,柱老院大殿内的事,你不说出去,老夫不说出去,诸位都不往外传,谁会知道今天发生的事难道某些人想坏我们柱老院名声不成”

“至于燕澜是不是据实争辩,老夫相信在座的各位都能看得出,他分明是暗指我们柱老院与外人勾结,认为我们行径无耻霸道。”

“更为重要的是,我们柱老院绝非一言堂。要不要上禁笼,老夫一人说了不算,还请在座的诸位抬手表决吧。认为应该上禁笼的,就请抬起右手示意一下。”

燕澜闻言,目光冷冷看向除暮成雪之外的五名柱老。

五名柱老彼此看了看,旋即慢慢悠悠地抬起右手。

五只右手,俱是抬起。

燕澜眉心一锁,他心中明白,五名柱老与他毫无交情,选择帮助他,便会与金笑云为敌,所以,他们没必要冒着得罪金笑云的风险,即便他们在柱老院并不需要看金笑云的脸色。

事不关己,便以官场和气为重。

暮成雪脸色铁青,抬手表决、少数服从多数,并非是明文写进柱老院的规矩,却在长期的实际操作中,已经约定俗成。

暮成雪凝视着燕澜,目光流露出无奈之芒。

燕澜朝暮成雪一笑,轻轻摇了摇头,示意暮成雪不用担心。

金笑云微微得意一哼,道:“六名柱老,五人赞同,来人,上禁笼,张嘴二十。”

“遵命”

四道声音,从四方响起。

与此同时,大殿内响起金属链子滑动晃荡的声响。

“轰”

燕澜只觉头顶传来异响,刚抬头看,却见一道牢笼从天而降,猛地坠落到地面,发出巨大的轰响。

牢笼上端,还有一根锁链,连接着大殿顶部。

燕澜瞳孔一缩,此禁笼来势极快,连他都未能来得及闪身。

当然,也是燕澜没有将心神提升至极致的缘故,因为柱老院暂时还不敢杀他。

牢笼仅一丈见方,似是玄铁所铸,通体玄黑,每根铁柱足有手臂粗,其上有雷光游走,似乎蕴藏着极为庞大的威能。

四道身影从四方落下,半跪于地,右掌撑在地面,力量澎湃祭出,整个地面当即震动起来。

燕澜目光微冷,这个牢笼之所以称为禁笼,名副其实,因为他感应到柱老院大殿之中,有一道强大的阵法在源源不断加持着禁笼。

金笑云面露笑意,道:“燕澜,不要强行试着反抗,此禁笼就算老夫困入其中,都挣脱不出,更何况是你。”

其余五名柱老神色悠然,似乎燕澜生死与他们无关。

暮成雪死死盯着燕澜,眼中之中的无奈之色更加浓郁。

金笑云大喝道:“掌嘴二十”

瞬间,禁笼之中能量汹涌,在燕澜身前半丈处,一只大手赫然显现。

燕澜双目紧眯,此手比一般人的手要大一些,手臂也要长一倍有余,其上波动着一股肃杀的气息,同时有丝丝无形力量朝他涌来,将他四肢身躯死死捆住,动弹不得。

金笑云笑得愈发灿烂。

一个被经武州修士称之为上仙的燕澜,一个名动大半狮国的燕澜,此刻却要在柱老院受到掌嘴之刑,突然让他有种莫名的报复性快感。

燕澜凝视着那只大手,冰冷道:“你们真决定要惩罚我,哪怕我并不应该受到这样的惩罚”

金笑云道:“到了柱老院,便由不得你。”未完待续。

许昌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许昌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许昌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许昌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许昌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