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其他信息网 > 娱乐

永恒剑主 第两百零八章 伤损

发布时间:2019-09-25 22:42:11

永恒剑主 第两百零八章 伤损

“哦?”林新略为有些意外,看着花玉奴在里面一次次的疯狂冲撞。

“没用的......”

他眼神一厉,微微弓起身。

大团大团的火焰汇聚到他手中红花剑上,整个剑身一下子燃烧起黑红色火焰,大量黑红色跳动的火苗如同某种狮子的鬃毛,不断沸腾翻滚。

林新身上,剑身上,所有的红色阵纹同时开始缓缓泛光。

“红花剑道.....”

他一手持剑,一手手心陡然燃起一团黑红色火莲。

“麒麟!!”

昂!!!

一声狂暴至极的兽吼骤然响起。

一大团黑红色火焰猛地从林新身上冲出,那火光摩擦空气发出震耳欲聋的噪声厉响,所有杂乱混响在一起,竟然形成一道极其雄浑的嘶吼声。

火焰冲出,居然半途中隐隐凝成一头狂奔的巨大野兽头颅。

就在这时,花玉奴也堪堪冲出符文墙封锁,那道白金色龙形狂吼着,疯狂迎向黑火。

轰隆!!

白金色和黑红色剧烈冲击到一起,刺目白光从两者中间爆发开。

林新抬起手遮住双目,片刻后,等到白光慢慢暗下来,才放下手。

一团团的黑红色火焰溅射飞落到四周,水潭里,石头上,树林边,黑火如同溅射的火星,飞散得到处都是。

这等变化就算是林新自己也是有些意料未及。

花玉奴所在的位置此时已经没有了踪迹,只剩一些细碎金色鳞片残留。

“死了?还是逃了?”林新走到残留物所在位置。

他倒提着红花剑,身上红色符纹迅速消退。火焰也慢慢小了下来,直到消失,最后只剩一缕缕青烟弥漫。还有残留的火焰灼烧嘶嘶声不断回响。

剑身上也在不断的冒出缕缕青烟,显然是承受了过高的温度。

“谁!”林新似有所觉,猛地转过身,一剑指向对方。

远远便看到静儿和东月坐在一头一米多高五米多长的金色大甲虫上,正睁大双眼的望向这边。

“你...居然把龙王道基者杀退了..。”静儿一脸愕然,但更多的是震惊。是不敢相信。她原本是打算找弟弟甲虫王前来帮忙助战,却没想到到这里已经一切完结了。

“你们怎么回来了?”林新收起红花剑。

“花玉奴确实厉害,若不是他心血祭炼的法剑少了一半,我这一战胜负未知。”他平静道。

“对了。什么是龙王道基,听起来很厉害啊?”

静儿如同看怪物一样看了眼他。平复了下复杂的心情,开口解释道。

“龙王道基,是传闻中铸造先天道基中。最强悍的一类。你们修士中,有人将收取的妖魔血肉核心融入自身。化为道基,有人将先天神兽血肉化为道基,更有人将各种天才地宝

永恒剑主  第两百零八章 伤损

。融入自己。而龙王道基,指的是一类。最强的一类道基的称呼,他们拥有极强的爆发力,恢复力。防御,抗性,甚至寿命,各方面都远胜一般筑基。”静儿低声解释道。“所以被尊称为以最强神兽龙为名的称号。”

“这么说,花玉奴的道基便是筑基期最强的了?”林新若有所思,这些是他以前从未听过的,毕竟是属于筑基期高端的隐秘,他虽然有独孤霖为好友,但这方面修为上,并没有太多交流。

“不.....龙王道基是一类道基的统称,其中也有很大差距,花玉奴这样的层次,算是中间。不提这个了,我来此,是有一样东西要交给你。”

静儿正色道。

“在此之前,我要问你一个问题。”林新忽然道。

“什么?”

“巢穴内的那些孩子,是不是你杀的?”

静儿微微沉默了下,似乎是在整理该如何回答。

她深吸一口气,看到身边的东月也在仔细听着,似乎对这个问题的答案很是看重。

“如果我说,是我,你打算怎么办?”

“你认为呢?”林新眼神微微一厉,手再度放在红花剑上,丝丝杀意缓缓弥漫开来。

“不可能是静儿!”东月破口而出道,神色镇定,“静儿知道我最厌恶这等事,她不可能再做出这么残忍之事!”

静儿温柔的拉住东月的手。

“既然你执意要问,我可以告诉你,不是。”

林新双眼与其平直对视半响,没有从她眼中看出一点一丝的伪装,完全是坦坦荡荡。

“好,我信你。”

“我不需要你信我。我解释只是为了月儿。”

静儿不再废话,从怀里取出一块白金色不规则碎骨片,直接朝林新一丢。

“接着!”

啪的一下,林新稳稳接住骨片,刚一入手,便感觉手掌心一股极其灼热扭曲的感觉,明明是固体骨头,居然给他一种如同活物一般的蠕动感。

“这是...!”他拿在手仔细看了看,却丝毫看不出这是什么东西。

“这是....龙骨。”静儿淡淡道,“可用来融入道基,将普通资质的道基化为龙王道基,然后你就可从其中获得一项先天神通。”

“先天神通?你说龙王道基还能获得先天神通?!”林新顿时一震。“也就是说,他能够逆转先天资质!?”

“不错!”静儿点头,“龙骨给你,以报这次你舍命相救之情,从此以后,互不相欠。”

东月在边上想要说话,却被静儿一手轻轻捂住嘴。

“什么都不要说,我们找一个安安静静的地方,好好一起生活,度此残生,不要再管这些凡尘琐事,好不好?”

林新捏住龙骨,心里隐隐有些心潮澎湃。

资质,一直是他心头无法越过的坎,若不是资质,他也不会以血丹法凝聚内气,若不是资质,他也不会贸然一次次的进入幽府,不断杀戮。若不是是资质,他也不会如此受制于宗门,每年辛苦炼制的收益大半都上交。

龙王道基,居然能够逆转先天资质....这无疑是让他猛然看到了重生的希望。

“今日之教,铭记在心。”他拱手朝静儿一拜。

“先生客气了。”静儿摇头,居然也不多话,驱动甲虫,转身便走。

“您身上梦魇缠身,道基越强,便越能缓解您最大的问题,若是实在不行,可去西极千佛寺寻找机缘。”空气里留下她最后的一点声音。

甲虫来得快,走得也快,转身振动翅膀,嗡嗡的飞舞起来,很快便载着两人消失不见。

“大哥,我和静儿找个地方隐居了,若是有事,可来隋旭山找我。”东月传音遥遥飘来。

林新站在原处默然不动,花玉奴不知是死还是逃,看样子恐怕逃的几率更大。还好自己一直戴着易容面具,以往也几乎不层曾在人前暴露实力,对方应该查不到山庄身上。

迅速收集起花玉奴残留的金色鳞片,林新身形掠起,朝着黑风巨树方向射去。

他必须在其他人返回之前回到营地,以做出自己从未离开的痕迹。

**********************

黑风树顶。

营地内,一道残影骤然掠过灵心山庄所防守的这边区域,眨眼便钻进林新所在的木屋内。

微风拂过,木屋中间陡然出现一个人影,黑衣黑发,赫然便是才从外面归来的林新。

盘膝坐下后,他缓缓调息身体。内视体内。

“茵曼托。”

他用意念召唤红花剑中的花藤。

却愕然感觉茵曼托的回应极其微弱,仿佛半死不活了一般。

伸出手,他轻轻在地上一按。然后手掌移开。

嘶....

顿时间,地上缓缓长出一株红色花藤,如同一团盆栽大小,只是长到脸盆面积,便自己停了下来。

而且整个花藤显得病怏怏的毫无精神。

“那一招的消耗这么大么...”林新心头也是肉疼,茵曼托的本体原先有达数米多高,无数藤蔓挥舞,不可一世。是积累了这么多年才有的状态。

这一次,先是帮自己阻挡那么多修士精英,虽然只是阻挡了一小会儿,但也受损严重,消耗巨大,后面又被强行激活了身上铭刻的大量阵纹,导致本体被灼烧得严重萎缩。

现在也只剩下这么一点点本体。

“辛苦你了....”林新咬破食指,挤出一滴血,滴在花藤花苞上。

嘶的一下,鲜血瞬间便被花苞吸收进去,眨眼不见。

但茵曼托也顿时似乎显得精神了点。

几片叶子缓缓点了点头。茵曼托骤然化为一点红光,飞射入红花剑中。

轻轻按了下剑,林新站起身,却身子一下一晃,差点没跌倒下去。

赶紧扶住边上的椅子,他低头晃了晃脑袋。

“麒麟...果然属于禁招....用了之后代价实在太大,看来以后不到万不得已,还是轻易不要使用。虽然威力确实恐怖.....”

麒麟,他以铃音大法为核心,将数十种不同火焰凝聚到一起,化为血肉,以红花剑意为筋骨,融为一体,所催生的极端招式。

其威力主要取决于火焰阵法的威力,需要消耗大量灵玉,简而言之就是烧钱。和花玉奴这一战,林新便直接一次烧了数十块灵玉,茵曼托积累了这么久的形态,也一朝被打回最弱小的状态,连刚刚召唤出来时都不如。

他自己也全身被自己的火焰灼伤,体内内伤隐患不知道有多少。(未完待续。)

巴彦淖尔什么医院治牛皮癣
巴彦淖尔治疗牛皮癣费用
巴彦淖尔治疗牛皮癣医院
巴彦淖尔治牛皮鲜好的医院
巴彦淖尔好的性病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